当前位置: 浙江家电行业资讯网 > 家电回收 > 废旧电子回收悖论:小作坊红火拆解厂吃不饱-家

废旧电子回收悖论:小作坊红火拆解厂吃不饱-家

发布时间:2020-06-26 13:25内容来源:家电新闻 作者:作者:家电回收

作为全球的电器生产国和消费国,中国每年有超过5000万台家电报废。废弃的旧家电以往大多流入小作坊拆解,容易产生二次污染。新兴的现代拆解企业近年在各地崛起,却因运营成本较高,往往在回收环节不敌小作坊,陷入“吃不饱”的困境。

废旧电子回收

国家六部委联合颁布的《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基金征收使用管理办法》(下称《办法》)7月1日将正式实施。《办法》明确了“生产者负责制”,国家将向彩电、冰箱、空调、洗衣机、电脑五类家电的生产商和进口商征收7~13元/台的费用。所收资金用于补贴拆解企业,具备资质的拆解企业拆解处理上述五类家电可以获得35~85元/台的补贴。

这对拆解企业来说,无疑是一场及时雨。不过,新旧两个回收拆解的体系,如同两个生态圈,《办法》的实施能否打破两个生态圈之间的壁垒,让旧体系中的废弃家电资源顺畅地流入新体系,目前看来并不容易。

两个生态圈

“卖废品!收买旧电视机咯!”李阿姨推着一辆三轮车在广州市东山口附近,走街串巷收废品。她的名片上留有手机号,背面印着的收购范围包括电视机、电脑、发电机、电冰箱、洗衣机、空调机、复印机、传真机、录像机和音响及其他废铜烂铁。

“一台旧电视机50元,29英寸的80元。平板电视贵一点,100元,名牌的再贵一些。”李阿姨很想做成买卖,一口气地介绍着,有问必答。

从东山口步行十多分钟,到了大沙头旧货市场,价格几乎是李阿姨开出的两倍。“我们就是赚个搬运费。”李阿姨坦言,“能用的卖到旧货市场去,不能用的就当废品,卖到拆解的地方。”

广州大沙头商圈是全球出名的二手数码产品交易市场,旧手机买卖最为火热,成行成市。在盛贤大沙头旧货市场的三楼,许多商铺经营二手家电,会视旧家电的大小、新旧程度开出不同的回收及出售价码。

一位铺主介绍说,旧的CRT电视回收价100元,洗衣机、冰箱都是200~300元,空调约300元。旁边一个铺,摆放许多二手笔记本电脑。店主说,旧笔记本电脑最多300元,“坏的我们不要”。不少来自非洲、中东的买家,经常在这个旧货商场出入。

除了旧货市场,大量报废的家电会流入佛山南海、汕头贵屿等地的小作坊拆解。贵屿是粤东的一个沿海小镇,也是全球知名废旧电子拆解基地。拆解业带来了财富,也让贵屿付出了高昂的环境代价,这里路边的河水黑如墨汁,小作坊里不时飘出难闻的臭味。

手工拆解,用火烤线路板,用硫酸“洗”出重金属……贵屿用原始的方式处理着堆积如山的废弃电子产品,也造成了严重的污染。今年,TCL环保资源有限公司首次在贵屿设立废旧电器集中处理场,计划将一些拆解工序由小作坊引入标准化厂房,对“三废”(废渣、废水、废气)集中处理,减少污染。

该公司CEO刘健伟告诉记者,TCL集团看好循环经济的前景,目前TCL环保资源有限公司旗下有三家子公司,惠州TCL环境科技有限公司、TCL奥博(天津)环保发展有限公司和TCL德庆环保发展有限公司,后者负责在贵屿的项目。贵屿的项目公司预计今年年底工厂建成,投入使用,希望可以带动当地循环经济产业园的发展。

不过,刘健伟坦言,TCL旗下的拆解企业目前均处于“吃不饱”的状态。

新生态圈的瓶颈

据中国家电研究院循环技术研究所的调查,2011年家电“以旧换新”实施政策期间,旧家电的回收价格,以北京为例,彩电3~35元,冰箱3~40元,洗衣机3~45元,空调60~240元,电脑15~30元。这显然比本报记者在广州了解到的最新行情要低。《办法》明确的补贴额度也只能部分抵消拆解企业的回收成本。

“回收难!”刘健伟说,即使是在家电“以旧换新”期间,TCL奥博共回收处理废旧家电约120万台,占天津市回收处理总量的60%以上,但与设备产能相比,还有很大的差距,目前尚未实现盈利。据了解,TCL奥博投入了3亿元,一期工程年处理能力300万台。

四川长虹格润再生资源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吴章杰也颇有同感。长虹已投入1亿多元,在绵阳、成都建立了两个旧家电拆解处理工厂,年处理能力达到120万台,未来能力达200万台。“小作坊人工、设备投入少,不用纳税;正规拆解企业投入大、运营成本高,而且要交增值税。所以,拆解企业对环境更友好,但是开出的回收价格往往比不过小作坊。”

一些不规范的商家,把二手电器倒卖给山寨厂,翻新之后又重新流入市场,开价更高。吴章杰感叹说,“前年旧CRT的价格是10~20元,去年翻一番40~50元,今年又涨了,至少50元。”

《办法》规定对拆解企业有补贴,但刘健伟认为,拆解企业必须达到一定规模才能盈利,即便是微利。TCL曾想过利用自身的销售网络来回收旧家电,但就算一年回收几百万台,只有几千万元的规模,对于动则上百亿元的销售网络来说,兼做废旧回收仍动力不足。

现在TCL尝试收编“地摊军”。刘健伟说:“我们已经建立起自己的回收点,包括与民间的回收站签订长期的供货合同。”而格润则与长虹旗下的售后服务公司“快益点”合作,利用自身渠道资源完善回收网络。“我们在四川的回收网络已基本布局完毕,下一步将向其他省份延伸。”吴章杰透露。

回收的竞争还在不同的拆解企业之间展开。目前全国拿到“牌照”的拆解企业共100多家,长虹、TCL、海尔是其中为数不多的家电生产企业。四川除了长虹格润,还有三家拆解企业。广东则有六家拆解企业,TCL在贵屿的公司是其中之一。与“以旧换新”政策不同,《办法》没有限定拆解企业从事业务的地域范围,这将使拆解企业之间的竞争更加激烈。

“除了完善回收体系,关键是提升自己的深加工能力。”刘健伟和吴章杰都持有同样的观点。长虹已经研发了废旧塑料循环利用的技术,再生塑料已经用于电视机、空调的外壳。拆解出来的铜、铝、铁,也会提供给上游的供应商,重新提炼后返回给长虹利用。下一步,长虹还在破解废旧玻璃再利用的技术。“自己的效益提高了,就能吸引更多的废旧资源。”

他们还呼吁,国家有关部门加强对不规范小作坊的处罚力度,堵塞违规翻新旧家电的漏洞;并给予拆解企业税收等方面的优惠,“这样新的生态圈才能建立起良性的循环”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推荐内容

Here Is AD 250*250 !